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JING

静中观心

 
 
 

日志

 
 

我有何颜面发祝福——写在母亲节  

2017-07-01 10:49:0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何颜面发祝福——写在母亲节 - 静 - 静——JING
 

            

     从清晨开始,母亲节的祝福就在朋友圈里刷屏了,而我始终不敢发一个祝福。

 

     对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母亲送祝福我是心虚的,我对自己作为女儿的角色是失望的。

 

     从上周开始想着要给老妈买点节日礼物,可是,最终没能买上一样,哪怕是一件衣服也没有。我对自己很失望,自以为是懂老妈的,老妈常说三个女儿中我买的东西她最中意。可是我却不知道买什么给她,她又需要什么。

 

     我知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由于我有事,在母亲节这样的日子里都未能去陪伴老妈。我陪伴老妈的日子真的太少了,每次想到这,我心都发憷。无数个周末里,我是一遍又一遍地自责,我对自己作为女儿这个角色是失望的。

 

     五月,都说五月是温情的。的确,五月,气温刚好;五月,有微笑日,有母亲节;五月,玫瑰花、康乃馨开得正艳。而作为从田地间走来的农村的女儿,我更是深知:五月,是忙碌;五月,是辛劳的。

 

     五月,田地间的油菜籽熟了。阳光下,油菜籽嘎嘣嘎嘣地咧着嘴蹦出来了。老爸老妈忙了,在阳光下割倒一株株油菜梗,淌着汗在日当午将割倒的油菜梗一把把翻身,好让油菜籽更好地暴晒。然后择时日,拿上木棍,铺好塑料毯,老爸老妈抱起成捆的油菜放倒在塑料毯上,然后用一个膝盖跪在油菜梗上,另一腿半跪着,一手按着油菜梗,一手拿着木棍,一下一下地捶打着。烈日下,大片大片的灰尘扬起来,老爸老妈在“朦胧的仙境”里跪成一尊尊佝偻的“石像”,灰白的头发,发黑的脸,那双眼睛里流淌着对丰收的渴望……

 

五月,桑树上的桑叶茂盛得一叶挨一叶,在阳光下绿得发亮。那是生命,一个个顽强的生命在枝头歌唱。那时,我家的门总是紧闭着,连每一个窗户都蒙着一块块毯子。屋内暗暗的,传出一股特有的桑叶味,夹杂着蚕屎味,在闷热的午后,有种发了霉的窒息感。五月,老爸老妈要将几亩地上的桑叶一张张摘下喂给这成千上万条蚕吃。每天天未亮,他们就挑着竹筐出发,一担一担地往家里挑叶,桑叶要堆满一间小小的屋子,要堆得没了小腿才够。晚上,天黑了他们还没回家,还在一担一担地摘叶往家里挑,又要堆满没了小腿那么高的一屋桑叶。碰上雨天,那更是要命,整一天都在地上,摘来给蚕吃都不够,得用桑剪一枝枝剪来,剪得手上满是泡。这时只要透风的地方就满是桑树枝,桑叶长满了家,而爸妈在家里的桑树枝间穿梭,再一把把将叶撸下,等撸完桑叶已是深夜,满是泡的手掌乌黑乌黑的。深夜了,才用这乌黑的手扒拉几口饭。

 

五月,地上的枇杷熟了,一个个黄黄的,在绿叶间笑,惹得人爱。是啊,枇杷熟了,枇杷要摘了,枇杷要卖了。枇杷树不高,可是老爸老妈不够高啊,得爬上去摘。枇杷树枝软,爬着摘心慌啊。可是,枇杷熟了得卖,卖了才是钱啊。一架木梯,一只篮子,挂在枇杷枝上,一个个摘啊,得小心,不能碰着枇杷皮,不然卖相就不好了。枇杷树上,老爸老妈穿着灰布衣,扭着变了形的老骨头,灰白的头发在风中扬着,眯着老花眼,扬着头瞅着哪个枇杷已经黄了,已经熟了,可以卖了!树上的老爸老妈扭成了变了形的“石像”。

 

五月,油菜籽熟了,要敲籽了;五月,蚕宝宝大了,桑叶要采了;五月,枇杷熟了,枇杷要摘要卖了。五月,老爸老妈依然是白了头发的老爸老妈啊,他们变不出三头六臂,可是他们却要做成三头六臂:油菜籽收了;蚕宝宝结成茧变了;枇杷摘下来变成钱了……

 

而我,在这个五月,我又做了老爸老妈的哪一条手臂呢?他们黑瘦的脸让我想哭……

 

在这个全民祝福的日子里,我又有何颜面来轻而易举地发一个祝福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