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JING

静中观心

 
 
 

日志

 
 

童年里的新年  

2015-02-26 21:48:3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里的新年 - 静 - 静——JING  童年里的新年

 时值大年初三,小忆此三,均以昏沉到九十点方起。不看天日,只慵懒到百般无聊才得以离床。床及其柔软温暖,与儿时硬冷的板床截然不同。此三日,不做客,不待客,清闲终日不知所以。一日三餐,吾娘备足热饭暖菜,有鸡鸭鱼肉,尚不可,需小炒油亮碧绿青菜方可下饭。年,品年味,终觉寡味缺色,哀叹:年,一年,不如一年!

 无事看朋友圈,有好友推荐丰子恺的《童年的新年最难忘》,开头便是:我儿时,新年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时期。快乐的原因,在于个个人闲,个个人新。个个人快乐。

我也很想念儿时的年!

                           【打年糕】

儿时的年是热腾腾的!

年前打扫已经记不得什么了,那时的屋子也没什么可打扫的,除了那件忘了是木制还是竹制的“凉橱”(是厨房里搁菜搁碗用的),每一格都要彻底擦拭,而后铺上报纸或是油纸之类的,洗好碗筷倒扣,一摞摞的,准备迎接客人用的。

年前最热腾的要数“打年糕”,以致现在回忆起来,眼前满是热气腾腾的场面。

打年糕是要大家一起的。我们一排房子共十一户,不到百人,也有七八十。那天,打年糕是在一家有三间房的大伯那进行的。我们孩子虽然兴奋,但是总也起的晚的缘故,不知一早大人们都干了什么,等到大伯那时便看到屋内屋外都是人。一个大石臼放在外面场地上。两个男人抬了刚蒸好的米粉出来,一路冒着烟,热气就一路飘来,倒在大石臼里,石臼旁两男子便开始抡起大大的木槌。你一锤我一锤,上上下下,无需说些什么号子,那节奏只看得我们小孩眼花,头一抬一低,一抬一低,想着俩木槌怎么就不会碰上呢?想着想着,便被大人们大声的随意的聊天带走了,只顾着眼睛盯着看就是了,偶尔头就那么一高一低地跟着。这个时候,屋内妇人们将从河埠头洗刷干净的大板门搁在两条长板凳上,再用锅里烧开了的水烫一下板门。热气腾腾的水冲刷在板门上,而后洒在地上,地板上也冒着热气。等一切准备妥当后石臼里的米粉也被捶得黏糊糊了,有年长些的大爷大伯看我们小孩在一旁站得累了,便用手从石臼里抓一把黏黏的米粉递给我们尝尝鲜。我们捧着小米粉团高兴得直蹦,咬上一口使劲嚼,热乎乎地满嘴都香香甜甜的。回味起来,如今似乎再也没有尝到过如此香美纯真的味儿了。

等槌子在石臼里捶上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有壮实的年轻人走到石臼边,双手捧起石臼里的米粉团往上一抛,而后米粉团结结实实地落在石臼里,再抛再落,再抛再落,这做法是让米粉更有黏性更有韧性,做出来的年糕才更有嚼劲。大概五六分钟后,米粉团被抱到板门上,而后便有五六个男子站在板门前,带头的人将粉团拉长再拉长,等到有二分之一的板门长度后,男子们齐动手,开始使劲搓米粉团。你搓,我搓,他搓,男人们搓得满头大汗,毕竟这和搓衣服是不一样的,要使更多的力气,再说,米粉团那个时候还很烫,热气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要完全用上力还不行,得开始小搓,再慢慢用力。没多久,粉条变得光滑发亮。这个时候,有麻利的女人拿来早已准备好的白色新纱布盖在米粉条上,带头的男子地用大大的手掌从米粉条的一端撸到另一端,动作麻利有劲,主要是为了让这粉条大小均匀。

接下来便是揭开白纱布,由两个男人从光亮滑溜的粉条两端同时用一根细细的麻线切出一块块宽约五厘米左右的年糕。麻线从粉条底部伸入,再拉住线两头交叉一用力即可,粉条就切成一块块的。那动作熟练得像练过几百几千次似的。

 这个时候就该我们小孩上场了,当然也要有十岁以上才可以,等大人切年糕时,我们早已蘸湿了手守候一边,等大人切好用手稍一推,我们就快速捧起年糕,像捧着神圣至极的圣物,快步走到妇人们洗刷好的竹匾里,轻轻放下,当然要慢慢走也是不行的,毕竟那时年糕的温度对于我们孩子来说还是有些烫手的。这时竹编边的几个妇女便快速拿起已经准备好的红色液体,用筷子蘸一下,再在年糕中央轻轻一点,一个小红点便落下了。这时,一块完整的喜庆的年糕才算真正做成。

大人们急速切,小孩子们小跑着捧,妇人们边笑着聊天边点着红。不多久,蘸着喜气红点的年糕就满了一匾又一匾。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等到年糕凉些,用手按按不再沾手了,那时就可以一匾一匾地抬回各自的家。当然,抬也是大家一起的,帮我抬了,我帮你抬。

等十一户人家打完年糕也差不多要花上一天,等炊烟飘起,大伯家才算是安静下来,热气便在各自家里腾起了。

年算开始慢慢进入了,从记忆中热气腾腾的打年糕开始!

 

                        【除夕乐】

年近了,当然便是除夕了。

除夕夜,家家户户忙着准备盛大的年夜饭。老妈大厨要忙碌一整天,我们姐仨也帮不了什么,就在灶头边抢着烧火。烧火是件乐事,一来可以取暖,二来老妈会将烧熟的菜先匀给灶头人吃。其实只消闻着菜香就已经是福了。一大桌子的菜端上来(忘了那时都有些什么菜了,只记得有红烧肉,菜里也会放些肉片了,平时吃肉可是不多啊),大家坐定,便开吃。其实那时的开吃还真的吃不了多少,老妈会规定这个能吃那个不能吃,虽然心里极度渴望能吃上一块香呢滑口的五花肉,但是一年年都是这样规定下来,也就渐渐明白了,毕竟有客人来还得靠这些来招待,家里不富裕,买菜得花不少的钱呢。不过,尽管吃不能尽兴,但是心里那种高兴劲却一点也不减。拿着几块压岁钱藏兜里,心里乐开了花,捂着口袋俨然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的大富翁了。饭后是几个孩子一家一家地跑,每家都会准备好花生瓜子糖之类的东西,只要孩子进去,大人们总会抓上一把,而孩子们便撑开口袋只等着他们将糖果放入,而后再是一起吃一起哈哈笑。整一排房子都是亮堂堂的,这一天也就不再在乎这费电不费电了。孩子们在晒场上点个鞭炮,一点着便扔,而后捂着耳朵等噼啪响起,再是一起拍手大笑。这样的欢乐一直要持续到孩子们玩累了笑累了才被大人们叫着回家睡觉。

睡觉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因为枕头边有新衣服放着。印象中红色的衣服,绿色的裤子,哈哈,那次被笑着说像个大萝卜,幸好,这萝卜长得还标致,也穿出水淋淋的红萝卜味道。


                         【正月初一   亲戚走起】

初一一早,老爸会在枕头边塞上几颗糖,让我们醒来便要吃上一颗,寓意是新年要甜。等起床,老妈会给我们烧上一碗糖年糕,寓意要年年高。接下来就是拜年走亲戚,走亲戚是一家一个乐,一家一个乐啊!那时的走亲戚都是用一双脚来走的,印象中没有交通工具,有时下雨也得走,路滑溜溜的,摔上一个大跟头,新衣服脏了也不打紧,用毛巾擦擦就又穿上了。一件新衣服要穿上十天八天的,幸亏是女孩儿,吃坐都注意些,新衣服上也就看不出脏不脏,也不忍心弄脏了新衣服。

儿时的年总过得快,每天都走亲戚也不觉得累。


                         【正月十五   甩火把】

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到了十五也就不期待什么了,但是特期待天黑,天黑了就可以“甩火把”了。不知道“甩火把”是什么用意,现在想来应该和舞龙差不多吧。“甩火把”是我们孩子们的游戏。火把都是自家老爸或爷爷扎的,取一根近两米的木棍,在一头缠上稻草扎紧就可。点燃稻草孩子就可以擎着木棍使劲甩。但稻草烧的时间短,孩子们甩得不过瘾,老爸那时独创在木棍一头缠上一些橡胶之类的东西,再夹上竹枝桑树枝,再在外面包裹上一层稻草,这样看来火把和他人无异,但是燃烧的时间明显长多了,于是,等伙伴们甩得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木棍时,我们姐妹们手中的火把还是熊熊燃烧着,那个得意劲啊,甩得也就更起劲了:忽而擎着木棍拼命往前跑,几个人一起,组成了一条长长的火龙。忽而停下各自绕圈,远远望见,一个个火圈在黑夜中跳跃,夹着孩子们哈哈的笑声,整个田野都像在炒蚕豆似的,“哗啦啦,哗啦啦”,欢快的声音从田野蔓向天空,天空也热闹起来了,远远近近大小不一的火把或高或低,像星星迷恋地上的欢愉偷偷从天空跑下来似的。那时的田野里有些是空着的,有些是种着麦子的,不过没关系,无论踩在那一块田地上都不会被呵斥,这欢愉的时光里有的是笑声,有的是大人站在晒场上笑等自家的孩子拿着只剩下木棍的火把,而后一起走到灶头边用这剩下的木棍烧汤团吃,那时的汤团比任何时候都甜都润滑……

等吃过元宵,年也算是过去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那时的日子穷依然穷,大人们依然为新的一年忙碌,孩子们依然快乐着上学,放学,割草,游戏……

我是那么想念儿时的年:人人闲,人人新,人人亲切得像自家人!那时的年热腾,欢愉,期盼……

  

  

   (假期里   人总会慵懒很多   现在的年若是不出去旅游    那叫一个清闲   一闲自然就慵懒    初三看了丰老爷的文章   就想写写自个儿小时候的年    可这一懒   竟拖到了现在才算是完成    儿时的年多好  乡里乡亲地走动着    亲里亲戚地走动着     人人都那么近   人人都那么亲   现在想起来都是甜滋滋的    可是现在呢   连门对门都说不上话了  远亲不如近邻的近邻也远了  真怕是过不了多久   儿时的亲近在回忆里也是要找不着了   好怀念儿时的年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